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安监总局油气管道隐患平均4公里1处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3:36:09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安监总局:油气管道隐患 平均4公里1处

原标题:油气管道隐患 平均4公里1处

记者17日从安监总局了解到,自从去年青岛“11·22”事故后,安监总局等有关部门在全国开展了油气输送管线等安全专项排查整治。截至5月底,共排查油气管道隐患29436处,平均每10公里就有2.5处隐患,但整改率只有12.6%。记者在辽宁实地采访时发现:地下是输油管道,地上是生产一次性打火机的工厂;输油管道斜穿锅炉房而过,距离明火不足10米;学校操场占压输油管道,上百孩子在危险源上玩耍……

惊人

近1.2万处管道隐患被占压

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孙华山16日在大连召开的全国油气输送管道安全隐患整治工作推进会上表示,油气管道链长面广,输送易燃易爆物质且一般埋在地下,容易受到腐蚀、自然灾害以及第三方影响,发生泄漏后不易被发现,并且目前油气管道被占压、穿越人口密集区、安全距离不足等现象较多,一旦发生事故危害性极大。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加快,许多城市地下油气管道与市政管网互相交错,环境复杂,隐蔽性强且变更频繁,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陆上油气管道966条,总里程近12万公里,中央企业、地方政府所属里程分别为10.4万公里、1.6万公里。在排查出的29436处油气管道隐患中,被占压11972处,安全距离不足9171处,交叉穿越8293处。

据孙华山介绍,油气管道隐患整改工作涉及单位多、投入大、难度高、任务重,排查出的6992处需要政企联动解决的隐患中,重大隐患就有2200处,整改任务十分艰巨。

为此,孙华山强调,要建立和完善城镇地下施工审批制度,对涉及油气管道的城镇地面开挖和地下施工实施严格审批,严禁未经批准和在情况不明时,盲目进行地下施工。施工作业区域与油气管道距离不足且管道损坏后果严重的,严禁使用水平定向钻施工。

调查

有多少建筑坐在“火山口”上

近期,随着输油气管道安全隐患专项排查整治工作的展开,更多的重大隐患“浮出水面”。

打火机厂坐在“火山口”上16年

位于辽宁省辽阳市太子河区近郊的辽阳凯嘉五金塑料有限公司,是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一次性打火机生产企业。1997年工厂扩建时,就有一条原油输送管道在厂区地下穿过。我国《输油管道工程设计规范》规定,输油管道不得通过城市水源区、工厂、飞机场等。然而,就在这条管道上面,工厂已生产经营了整整16年,其最危险区域——丁烷气缓冲罐和丁烷气灌装车间,距离管道都在8米以内。

打火机厂坐在“火山口”上,这样的事并非个案。辽宁省发改委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全省目前发现的2223处输油气管道安全隐患中,建筑物、构筑物占压就有573处。

在辽阳市,还有一家小型工厂的地下也有输油管道穿过,而且所经之处,距离工厂的两台燃煤锅炉不足10米。记者实地看到,两台锅炉正在生产,炉膛内火苗正旺。尽管专项排查整治行动已开展多日,但是这一隐患仍未被叫停。

辽宁省发改委能源处副处长朱国志介绍,全省排查出的隐患中,上半年已整改了298处,剩下来的都是“硬骨头”,需要“动大钱”。而整改经费究竟由谁来掏,目前国家没有出台规定,各地也没有统一做法。

没有人追查规划审批责任

建在输油管道上的打火机厂,为何经营16年才被叫停?辽阳市发改委副主任王海波的说法是,此前的法律法规并没有明确规定,近年来随着管道安全法规日趋严格,才造成违法的局面。而记者采访到的情况并非这么简单。

相关资料显示,这条地下输油管道1974年建成投产。打火机厂1997年在这里扩建时,相关部门为工厂办理了土地使用权证,以及项目审批、建设、环境评价、安全评估等全套手续。

打火机厂负责人王评说,如果政府部门从一开始就严格执法,不予审批,也就不会有今天的隐患。“现在政府只是将工厂一停了之,没有人去追查规划、审批环节暴露的问题,更没有人赔偿工厂的损失。”王评说,这样处理安全隐患很难令人信服。

在辽宁省盘锦市,为“美的城”楼盘配套建设的一座学校因操场地下有输油管道穿过,最近也被列入隐患整治单位。采访中记者发现,政府的规划、审批部门同样对隐患负有责任。然而盘锦市在隐患整治中,只是将输油管道更改线路,没有提出追究责任。

清除安全隐患仍缺实施细则

随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新建的油气管道陆续进入老化期,近年来安全事故频发。近期全国各地开展专项排查整治工作,对输油气管道安全隐患进行全面排查梳理,逐一制定整治方案,全面清除危及管道安全的违章占压等安全隐患。

采访中一些有关人士认为,当前法律规范存在模糊地带,保护制度弹性太大,部门协作不够紧密,保护地下“生命线”的长久安全,亟须构建硬性机制。

王海波说,一些隐患处理困难,跟相关法规不细化、不明确有关。比如在制定打火机厂整改方案时,《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法》并没有规定具体的安全距离是多少,而《输油管道工程设计规范》虽然有规定,但其表述均为“不宜小于多少米”,不具有强制性。

“国务院在2001年出台《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条例》时,就提出要制定实施细则,而今条例已于2010年升级成为保护法,实施细则仍然没有出台。”王海波说,尤其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隐患,如何整改、如何补偿更是没有明确规定。

辽宁省盘锦市近期在进行管道安全排查时发现,管道企业不向政府上报信息,加上政府部门之间信息不共享,导致了很多错误规划、错误审批的出现。“绝大多数管道事故都是因工程施工引起的。”沈阳化工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教授包日东说,这其中既有“野蛮施工”,也有根本就不知道地下有管网的情况,结果酿成大祸。

大连海事大学法学博士张国强建议,在保护管道安全方面,相关部门要严格依法行政;同时规划、国土、建设等部门要做好信息沟通和联动执法。

“在隐患整治时,要构建赔偿与责任的联动机制,管道企业、政府部门和占压单位三方谁违反了法律,谁就对隐患整治带来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张国强说,特别是对于违规审批造成的安全隐患,要坚决追究主管者的渎职责任。”

本版图文均据新华社

北京光缆悬垂线夹

石家庄汽车立轴拆装机

重庆风筒布

太原稻米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