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南京化工围城警钟敲响-【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8:38:22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南京化工围城警钟敲响

精细化工产业网:6月9日,扬子石化发生的爆炸事故,再次对陷入“化工围城”的南京敲响了警钟。

石化产业的快速发展极大地拉动了当地经济发展,但其对环境所带来的负面效果正越来越受到重视。如今,南京市提出10年内将搬迁关停四大重工业片区的所有工业企业,这时,资金问题则成为了新的困扰。

6月9日发生在南京六合扬子石化的一场事故,再次将南京这座化工城市推向了舆论关注的焦点,也为这座城市的环境安全隐患敲响了警钟。

这并不是南京第一次出现类似的环境安全事故。作为化工城市,南京拥有中石化旗下的扬子石化、金陵石化和南化公司等大型化工企业,全市共有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220家,经营企业3800家,涉及危化品数百种,剧毒品近20种。

今年2月,南京对外称,要在10年之内搬迁关停四大重工业片区的所有工业企业,在这些区域同步推进产业调整和城市化整体改造。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搬迁工作难度会很大,尤其是跟大型央企的协商谈判将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同时高达几千亿元的搬迁资金也是不可忽视的难题。

一场燃烧约30小时的事故

6月9日中午,位于南京六合的扬子石化炼油厂发生爆炸事故,大火在当天16点20分被扑灭,然而当天18时许火灾现场再次复燃,直至约30小时后的10日17点30分左右,官方确认大火被完全扑灭。

公开资料显示,扬子石化是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主营业务为石油炼制和烃类衍生物的生产与销售。公司目前拥有以800万吨每年原油加工、65万吨每年乙烯、140万吨每年芳烃装置为核心的43套大型石油化工生产装置,年产聚烯烃塑料、聚酯原料、橡胶原料、基本有机化工原料、成品油等5大类44种商品700多万吨。

据南京市公安消防局通报,南京扬子石化炼油厂硫回收装置2号酸性水罐着火,在事发现场有一组8个立体罐体,有3个罐体坍塌起火,周围50米外有多个罐体,内部是生产硫磺的酸性水。有环境行业专家担心,爆炸会产生毒气体硫化氢,这种气体无色、剧毒、有刺鼻气味,如果在空气中达到一定浓度就会爆炸。庆幸的是,由于扬子石化所在位置周围较为空旷,周围居民较少,并未造成伤亡和中毒事故。

根据南京市环保部门在6月10日晚的通报,此次事故对周边环境产生了一定影响。由于失火的酸水罐中含有轻油和重油为主的燃料,其燃烧过程中产生的主要有毒有害气体为二氧化硫和硫化氢。根据环境监测部门在事故发生地下风向呈扇形布点监测,上述两项污染物指标均远低于国家环境标准,局部浓烟没有对区域大气环境产生很大的影响。

南京市环保部门同时对扬子石化提出严责:由于扬子石化炼油厂脱硫设施已被烧毁,该厂主要生产装置已全面停产。环保部门责令该厂在污染治理设施未重新建好或有环保部门认可的替代设施上马之前,不得恢复生产。

6月14日,在事故发生5天后,记者前往扬子石化。说起5天前的事故,在扬子石化大门前开商店的店主李女士表示,当天她突然听到扬子化工厂里连续响起两声炸响。“声音不大,就像车胎爆掉的声音。”李女士立即出门,便看到在扬子化工厂的北侧,巨大的火苗伴着一股黑烟冒出来,“接着就有浓烟向上蹿,刺鼻的气味呛得人头疼,然后油罐就烧起来了。”

当天记者行走在扬子石化厂区内,此时的扬子石化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刺鼻的气味仍然存在,对于几天前的事故,厂区内的工人并不愿意多谈,只表示化工企业存在一定的气味避免不了,属于正常情况。

石化企业污染屡遭曝光

这并不是中石化旗下公司第一次在南京发生此类事故。

在2010年7月28日,江苏南京原南京塑料四厂旧址丙烯管道在拆迁平整土地过程中被挖掘机挖穿,丙烯泄漏后遇明火发生爆燃,造成至少13人死亡、120人受伤。中石化虽不是直接肇事方,但据国家安监总局通报,该丙烯管道用于金陵石化码头向南京金陵塑胶化工有限公司输送原料丙烯。前者是中石化分公司,后者由中石化旗下金陵石化塑料厂改制而来,目前归属于金浦集团。

2012年10月25日,金陵石化中转站因阀门故障导致原油泄漏流入长江。

2013年1月5日,金陵石化公司生产装置因断电发生停运,生产装置内的酸性气体回收效率降低,导致废气超标排放。据南京市环保局信息显示,去年1月5日早晨8时许,南京市玄武湖、山西路和奥体中心监测点检测显示二氧化硫浓度异常升高,到了上午10点时,部分区域二氧化硫指数甚至超过100微克/立方米,其中玄武湖监测点二氧化硫浓度达到319微克/立方米,其后南京仙林大学城监测点二氧化硫小时浓度一度达到425微克/立方米。

除了金陵石化,中石化南化公司的污染问题也屡遭诟病。

2011年6月,中石化南化公司因为硫酸气体泄漏、超标排放工业废水、6个已建成投产项目没有通过环评验收、“十一五”污染物减排任务未完成等问题,被南京市环保部门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环保部门还决定暂停该公司11个新项目的环保审批,南京市两位副市长为此还约谈了中石化南化公司总经理袁建宁。

2013年5月11日,南京市环保局公布一季度国家重点监控污染源企业监督性监测结果,数据显示,南京有6家企业因超标排放而被通报,其中中石化南化公司位列排放废气不达标名单中。

2013年5月21日,南京市环保局举行新闻通气会,集中曝光一批环境违法案件。其中中石化南化公司被指存在废水超标排放、水污染物偷排、废气超标排放、危险废物三防措施不落实、堆场粉尘污染等7宗罪,被处罚100多万元。

同年的6月21日,江苏省环保厅公布了2012年度江苏全省921家国控重点企业环境行为评价结果,有11家企业位列环保黑名单,其中再次包括南化公司。

被指先上车后买票

6月14日,记者前往坐落于南京六合区葛关路的中石化南化公司,距离公司最近的居民楼仅有一条马路之隔。

提起南化公司,周围居民有一肚子话要说。“公司一般星期五和星期六就会排放硫磺烟,这种烟散发出来的气味有一种臭带鱼的味道,比较刺鼻,让人呼吸难受。”在南化公司附近开超市的张师傅对记者说,“相对于以前,这几年好了很多,但现在一个星期总会有一天排放刺鼻的气体,我们都习惯了。”

在公司不远处开饭馆的王师傅听说记者来采访,表示南化公司污染比较严重,放出来的气体难闻,“排出发黄的气体,气味相当刺鼻,一般在下午和晚上对外排放,就会让人嗓子疼,严重的时候会流眼泪。”

除了污染问题,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有南京市环保局官员表示,虽然不惜砸很多钱作为环保投资,但中石化的公司在自己的天地内并不太受地方政府的控制,长期先上车再补票,我行我素;南京市环保局多位官员证实,中石化在南京市的八卦洲二级水源地保护区没有经过任何环评程序建水上加油站,并且投入运行,环保局下发整改通知之后,他们没有整改,加油站依旧在使用;此外,根据南京市环保局的通报,2013年1~3月,不按环评制度未批先建的7个项目中,中石化的下属企业就占了4个,这其中还不包括扬子石化建成的大型煤化工项目——耗资16亿元的单喷嘴冷壁式粉煤加压气化工业化示范装置。

对于中石化旗下公司在南京的污染问题,记者6月13日前往南京市环保局采访,但遭到拒绝。

化工围城的先天隐患

屡次发生污染事故,一大原因是南京是一座典型的石化工业重镇。2010年7月28日原南京塑料四厂旧址发生的爆燃事故就是一例。从南京市的布局来看,长江二桥至三桥沿岸地区、金陵石化及周边密集分布着百余家化工、钢铁企业,四大重工业片区位于南京西南、正北、东北方向,几乎从外围对这个城市形成了包围圈。

从地势来看,南京三面环山,一面靠水,同时,南京冬季盛行东北风,夏季盛行东南风。特殊的工业布局、地形和气象条件,也成为诱发南京重大环境安全隐患的外在条件。

虽然污染被长期诟病,但是客观来说,南京的化工企业也确实为地方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而南京的化工围城也有其历史原因。

《瞭望东方周刊》援引曾任南京市规划局局长苏则民的说法称,“(上世纪)90年代以后,南京迎来一波又一波的发展浪潮,各种工业园遍地开花,每个区有,每个乡镇还要搞,不仅侵占了大量生态绿地,也造成了资源的浪费、环境的污染。”

据《东方早报》报道,化工企业的布局有着依水而建的原则,到了上世纪80年代后,能迅速带动经济和财政收入的重化工业项目成为当时主政者优先发展的战略方向,金陵石化、扬子石化等石油炼化巨头以及南化公司等生产企业分布在南京长江段的南北两岸,而与之配套的上下游200多家危化生产企业在周边形成产业链,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南京的化工业布局已逐渐成型。

据《瞭望东方周刊》2013年报道,曾任南京市环保局局长的韦昌明介绍,南京市面临的潜在环境风险不可忽视:全市共有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220家,经营企业3800家,涉及危化品数百种,剧毒品近20种。每天仅江北地区过境的危险化学品车辆就达500辆,长江南京段每年装卸危化品运输船只达2.8万艘,每年进出南京的危化品4500万吨。

对于南京石化围城的局面,环保局华东督查中心督查五处徐亦钢处长对记者说,“南京目前这种情况属于特殊,不光是南京一个地方,我们国家很多城市都存在化工围城的情况,这也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是发展中产生的一个问题,现在立即停下来也不现实,既然是发展中产生的问题,那么就需要在未来的发展中解决这个问题。”

十年内搬迁关停相关化工企业

因为化工企业对环境、资源和安全造成的严峻压力,南京市的领导层开始重新审视南京重化工业布局、化工业结构等矛盾。

今年2月18日,南京市委常委会集体调研生态文明建设并召开常委会通过一项重要决策:十年内,南京将搬迁关停四大重工业片区的所有工业企业,在这些区域同步推进产业调整和城市化整体改造。

被纳入整体改造的四大片区分别是金陵石化及周边、梅山、大厂地区、长江二桥至三桥沿岸地区。这几大片区位于南京东南、西南、东北方向。

据记者了解,这四大片区工业总量占全市的16.4%,综合能耗占全市工业总能耗的44.5%;工业废水排放总量4582万吨,占全市总量的19.8%;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粉)尘排放量都占到全市总排放量的30%以上。

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表示,生态环境事关城市性命,南京要扭转生态环境恶化的走向,改善产业结构偏重的现状,就无法绕过四大片区的问题。

按照南京的规划,改造分四阶段,2014年至2015两年摸查情况和制订方案;从2016年到2018年,四大片区中小企业基本全部关停,南化向化工园区转移,南钢压缩产能,华能电厂逐步关停,烷基苯厂等完成整体搬迁;2019年~2021年,南化完成搬迁,全面启动南钢、梅钢、金陵石化等重点企业搬迁;2022~2025年,大型企业全部搬迁关停,四大片区实现工业全面退出,成为转型升级示范区。

事实上,在2010年12月,为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南京市政府决定对燕子矶地区的化工企业进行综合整治,共涉及企业66家。2011年7月,南京市公布173家首批污染企业整改名单。此次整治以关停搬迁为主,限期治理为辅。173家企业多为重污染的小化工企业。

随后,2013年1月,南京公布了《中共南京市委、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节能减排工作的意见》,列入整治的60家能耗和排污大户有40余家化工企业被责令关停或转业。其中南京锋展精细化工厂等5家关闭,南京恩凯化学有限公司等29家企业由生产型转为经营型,南京金栖聚氨酯有限公司等6家企业转为非化工企业。

对于南京对化工企业的搬迁计划,环保部华东督察组督查一处蒋建国处长对记者说,“化工都属于易爆易燃的东西,应该远离居民区,搬到化工集中的化工园区去。搬迁也好,但是必须要远离居民区,否则这种搬迁没有任何意义。”

资金难题

据记者了解,南京市与连云港市两年前就已经达成初步意向,将南京市栖霞区、南京化学工业园的所有化工企业全部整体搬迁至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对部分严重危害环境并不适应搬迁的企业实行关停并转。同时南京还将加快处于城市中心区的危险化学品企业的搬迁,加强对搬迁过程的安全监管。

虽然南京极力改变化工围城的现状,但是不能忽视的问题是,南京很多化工企业涉及到央企,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督查五处的徐亦钢对记者说,“地方政府与企业之间的矛盾是肯定存在的,作为一个企业如果进行搬迁,那么肯定需要很大的投入,作为政府规划来说,肯定希望环境越来越好,两者之间存在矛盾是必然的,这种矛盾只有政府和企业去协商去解决,或者由国家主管部门进行协调解决。”

第二大难题来自资金。“地方政府很难拿出这笔资金,让中石化拿吗,也不可能,所以这些是都需要南京市政府解决的难题。”长期从事环境保护研究的一位李姓教授对记者说。

对于南京市官方的搬迁规划,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搬迁之后的职工安置、搬迁的费用,哪儿来呢?成本呢?你摊给消费者,行吗?”

在业内人士看来,不仅仅是职工如何安置和搬迁费用存在的难题,搬去何处和谁来接收也是必须面临的现实问题。

对此,徐亦钢对记者说,国内的经济发展是离不开化工企业的,但是搬迁也涉及到了化工企业的总体布局,目前南京和连云港达成初步意向,那么两地地方政府有责任有义务对市民做好宣传教育工作,同时要做好正确的引导,即使是搬迁也要远离居民区,做好环境安全工作,“我们既要改善生活环境,也要提高生活质量,那么两者就会存在矛盾,解决这种矛盾就需要政府的力量和老百姓的觉悟,只有解决这两者之间的矛盾,搬迁工作才会顺利。”

昭通职业装订做

漯河西服订制

忻州订做职业装

文昌订做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