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奠定西夏基础的李继迁元昊的西夏国由此发展-【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28:42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李继迁,生于乾德元年(公元963年),银州防御使李克俨之子,很小就以智勇双全闻名于氏族中,12岁便被授予管内都知蕃落使,主管境内的少数民族部落事务,这也为他后来煽动诸部反叛打下基础。李继捧献土入朝,氏族内多有不服,其中尤以19岁的李继迁最为激动。宋使来宣他们入朝时,他与弟弟李继冲、汉族谋士张浦商议,表示拓跋氏占据 五州三百余年,不能抛弃祖宗基业。张浦指出如果入朝则再难重返,但现在起事也难成功,只能暂时先逃到漠北,再逐渐联络各部酋长,徐图兴复。

于是李继迁带着家属和亲信数十人逃出银州城,来到地斤泽(今内蒙古自治区伊克昭盟鄂托克旗东北的巴颜淖尔湖),聚集当地党项民众,拿出祖先拓跋思忠的画像,开展政治煽动演说。拓跋思忠是拓跋思恭之弟,曾在协助唐朝镇压黄巢起义的战斗中牺牲,得到唐僖宗的大力表彰,是党项族的一个英雄典范。当李继迁以他作为祖先进行煽动时,在党项部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人和李继迁一同泪流满面,纷纷表示愿意追随他兴复拓跋氏的家业。这些部民缺乏公民意识,完全把自己当做封建领主的私有财产,成为了分裂割据分子的利用对象。从此,李继迁开始了他漫长的独立道路。

但李继迁显然还是太年轻缺乏经验,在刚刚聚拢一帮人后立即向夏州发起了进攻,结果宋军根本没正眼看他,直接把他当做普通的小股叛众袭扰镇压了,李继迁又退回地斤泽。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的李继迁终于清醒的认识到,凭他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能和大宋帝国相抗衡,于是遣使入贡,争取时间发展壮大。但他非常不老实,很快又进攻葭芦川(今陕西佳县)等地的宋军,他的对手是田钦祚、袁继忠、荆嗣这些名将,他怎可能是对手,均大败而回。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始终没有引起宋人的重视,一直都在暗中壮大自己,很快就拥有了两万余人的作战部队。这时宋廷开始采用招揽的政策,要求五州官员以钱粮优待的政策招引外逃的党项部民归业,很多部民因为生活没有出路而响应,李继迁的部下也有一些动摇。李继迁实在坐不住了,要出兵攻打银、夏。张浦执拗不过,只好退一步讲:"朝廷在银、夏重兵把守,确实无法攻打,但是宥州有横山作为屏障,我们可以聚集诸部攻打再据险坚守,作为兴复祖业的基地。"于是李继迁纠集了附近的一些部落攻打宥州,结果又没有成功,再次逃回地斤泽。

虽屡战屡挫,但李继迁有私有部落这个后盾,仍在顽强奋斗。他在地斤泽继续积蓄力量,并派出李继冲四面招揽蕃部来归。不久咩嵬部酋长,叫做魔病人乜崖素这么一个好名字的,他纠集南山诸部来投靠李继迁,李继迁的力量突然壮大了许多,于是策划了一起攻打夏州西北王庭镇的计画。李继迁率数万骑闪击王庭镇,当地守军猝不及防,尹宪在夏州也来不及救援,被李继迁俘获牛羊驼马上万。这是李继迁取得的首场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士气,但同时也暴露了实力,引起尹宪等人的重视。

尹宪和都巡检使曹光实商议了李继迁的情况,认为是一个不小的威胁,应该及时铲除,于是派人侦得了李继迁在地斤泽的准确位置,制定了一整套作战方案后,派出数千精骑直捣巢穴。这一下李继迁可知道厉害了,被斩首500级,焚毁四千余帐,李继迁和李继冲弃众而逃,妻子和老母都被宋军俘获,遭受了最惨痛的一次失利。

但李继迁还是不认输,又将败众聚拢在夏州北部的黄羊坪,以兴复祖业激励众人。周围的蕃部确实都是李氏世代部民,对他很有认同感,又纷纷依附于他,其中野利氏酋长还将女儿嫁给他,李继迁很快又恢复了元气。李继迁等人总结被曹光实袭击的经验,认为很难和他这种正规指挥官对抗,商议以诡计诱杀曹光实。李继迁先向曹光实诈降,曹光实本来就轻视这小股土匪,又想独吞功劳,于是瞒过尹宪,非常轻率的同意受降,只带一百骑前往受降,惨遭杀害。紧接着李继迁用曹光实的旗号诱开城门,借助内应,巧妙的攻占了银州!

这是李继迁起事以来占领的第一座城市,忠于李氏的酋长们很是激动,前来归附的部落更多。有人建议李继迁可以自称定难军节度使、西平王,号令蕃部。但张浦非常冷静,指出现在刚得到一座城就称王太急切,现在应该建立指挥体系,并给各部酋长预设官职,激励大家各自为战,使朝廷疲于应付。于是李继迁自称都知蕃落使、权知定难军留后,张浦等人各领官职,预署折八军、折罗遇、折御乜、嵬悉咩等酋长为并、代、丰、麟州刺史,勾勒了一个独立国家的雏形。

紧接着李继迁又带兵焚毁了处于战略中央的会州要塞,这次引起了宋廷高度重视,遣知秦州田仁朗、西上合门使王侁、宫苑使李继隆会剿,传檄麟、府、夏等州以及日利、月利等部落配合作战。李继迁丝毫不惧,又围攻河西三族砦,砦主折御乜本来就想投靠李继迁,于是杀死监军投降。王侁就是逼杨业送死的那个小人,他借三族砦失利弹劾田仁朗,宋太宗果然大怒,召回田仁朗问罪。田仁朗解释道:"曹光实意外被杀,他的旧部现在士气很低落,还需要增派援军才能防守绥州,三族砦离绥州又那么远确实没法救援。但是现在我已经定下了擒住李继迁的计策,就是要怀柔羌人,或者以厚利使各部酋长打击他。"太宗没有杀他,但是削职流放,王侁成功坐上主将的位置。

王侁的战略思想与田仁朗正好相反,是要以优势兵力打击李继迁以立军功。果然宋军主力攻打银州,李继迁不是对手,丧师数千,弃城而逃。王侁立下一个收复银州的大功,但是离田仁朗最初定下的战略却越来越远。李继迁虽然败走,但是啸聚沙漠,只等宋军兵锋稍减即可利用拓跋氏在羌人中的群众基础东山再起,终究是可以重立祖业的,只有田仁朗的怀柔政策,将羌蕃部民转化为国家公民,才是消除割据的根本之策。李继迁逃走后又纠集一些忠心于他的部族继续抵抗,但他们与宋帝国禁军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很快,宋军击破了几十个部族,125个部族投降。王侁意气风发,却不知他这样做已经给宋廷留下了重大隐患。

北京胃癌权威医院

干细胞治疗脑中风费用

北京卵巢衰老能治好吗

NK免疫细胞如何治疗肝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