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煤炭行业分析高炉对话青岛大宗交易央视对话高炉下的对话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20:11:35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煤炭行业分析 高炉对话 青岛大宗交易 央视《对话》:高炉下的对话

(本周《对话》节目“高炉下的对话”将于2012年10月21日晚21:55在CCTV2财经频道播出)

经济危机以来,钢铁业倍受冲击,2012年一吨钢的利润最低降到了1.68元,人们惊呼钢铁卖出了白菜价。即便钢价在近期有所上涨,业内人士仍然认为看不到马上回暖的迹象。面对这样的困境,小钢厂纷纷选择减产停工,而千万吨级以上的大钢厂却只能继续高产以降低成本,一边是价格不断跳水,一边是产量高居不下。整个钢铁行业就像一辆已经无法停下的列车,虽然全行业亏损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但似乎谁也无法让这列火车停下的办法。钢铁企业如何共渡时艰?中国的钢铁业何去何从?钢铁价格起落,谁才是幕后推手?工业脊梁屡屡受伤,产业链为何梗阻?《对话》走进钢铁‘心脏’,展开“高炉下的对话”,10月21日21:55播出,敬请关注。

【钢铁价格与18年前相同】

谈起钢铁的价格,到目前依然是最敏感的话题。在10月21日即将播出的《对话》节目中,栏目好不容易找到了河北钢铁集团有着历史厚重感的帐本,在里面我们找到了这样的数字——钢铁价格3550元/吨。无独有偶,2012年9月份正好是3550元左右每吨。

这难道是历史上惊人的巧合吗?

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这个价格确实是巧合,1994年和18年以后的2012年的价格相同。”

但是比较一下铁矿石的价格,1994年的价格在20美元左右每吨。2012年铁矿石的进口价格在100到110美元左右每吨,基本上是五倍的差距。而谈到人工成本,王义芳董事长为我们做了比较:“我记着94年我还是在邯钢的炼钢厂担任副厂长那时候,一年的收入也就是8000块钱左右,普通的职工在4000块钱以下。现在我们整个集团的人均收入已经超过5万块钱以上,就是职工拿到手的钱,再加上各种费用,邯钢超过7万。”

相对于18年前相同的钢铁价格,钢铁企业人工成本却是18年前的十几倍、铁矿石价格是18年的五倍。

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可以想想我的这种心情:售价没有变,是当时18年以前的价格,可是原料成本的价格是过去的五倍,人工成本的价格是过去的十几倍,还有其他的价格,不用量化,我们就可以大概估计一下现在的市场是什么行情,企业是什么样,整个的钢铁行业怎么样。所以也可以测算出来我现在是什么心情。”

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钢铁价格回升未必是好消息

“钢铁价格回升未必是好消息!”在即将播出的《对话》“高炉下的对话”节目中,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语出惊人。

从9月中旬以来,钢铁价格有所回升,但是有了市场这样的反应,钢铁企业的生产是否有所增长呢?

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我看到这个信息,马上把信息反馈给销售经理,你一定要看市场的变化,并没有说马上增加生产。”

王义芳认为,钢铁的价格要找到一个平衡点,如果价格往上涨,各家企业都在扩大产能,只要扩大产能就会造成铁矿石涨价。铁矿石涨价、产能提高,后面产能又过剩了,价格又降下来了。降下来以后,上游的铁矿石随着我们钢的价格降下来。但是,它有一个滞后期,有两、三个月的滞后期,造成我们进的高价的原料生产低价的钢铁。

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所以我跟销售部说一定要关注市场的变化,并不是价格好了就抓紧销售、生产。”

王义芳董事长介绍说,在钢铁生产中建材和板材的产量增长是比较有风险的。

钢铁价格的波动,对于钢铁业的上游企业来说也是很敏感的话题。五矿矿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文学对这一轮波动的影响是这么看的。

张文学:“前期铁矿石价格降得比较多,现在没有反弹,考虑到生产这块,钢铁企业有库存,虽然有亏损,但是销售价格就没有太高。现在钢铁生产的成本很高,河北钢铁集团邯钢公司的压力很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跟着市场的供需关系把我们的价格涨上去。”

王义芳董事长对于铁矿石的价格也有自己的看法:“张总(张文学)是比较理性的,他看到钢铁涨价,也知道没有涨多少,尽管涨二、三百块钱,钢厂还是有很大的亏损的。”

钢铁产能过剩,为什么越减越多?

钢铁企业产能过剩一直是被大家诟病的话题,但是,我们也看到,在产能过剩减少产能的呼声下,钢企的产能不是减少了,而是继续过剩,这是为什么呢?

在10月21日即将播出的《对话》“高炉下的对话”节目中,中钢协副秘书长兼首席分析师迟京东是这样认为的:“毕竟在2000年以后,钢企产能的增加的确拉动了钢铁速度的快速增长,前几年达到了17%,这是非常高的水平。这种需求的高速增长,使得增个行业还有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经济的考虑,认为钢铁是一个高产值、高税收的行业,而且认为未来的需求还在增长。2012年我们国家的钢铁需求可能要达到6.6亿、6.7亿的水平,未来达到什么水平呢?国内外业界都认为超过10亿元,甚至12亿吨。在这么强烈的预期下,很多行业的资金纷纷进入钢铁行业。对于钢铁行业过冬的情况,有的企业和投资者抱有侥幸的心态,认为是短暂的严冬,认为像2008年一样,会拉动增长的,在地方经济的推动下钢铁的产能不断的在扩张。”

为什么产能越减少、越控制,却还在往上增长呢?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认为:“至少我们现在这些大的国有企业没有再出现盲目扩张产能情况,特别是我们河北钢铁集团,我们从2008年组建集团,就明确提出在产能上要严格控制,至于还有一些产能在增加、在扩张可能也是根据市场的一些情况,包括区域的问题。”王义芳认为,另外一个原因是,虽然整个行业出现亏损,但还有一些个别的、小的甚至一些民营企业,他们的负担比较轻,相对成本比较低,或者在区域里面有区域优势,比如原材料供应、从销售市场有很明显的区域优势,可能产能还在增长、在扩张。

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第一钢铁大国,却没有话语权!

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在央视财经频道10月21日即将播出的“高炉下的对话”节目中,愤愤不平的表示:“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大钢铁大国,占全球钢产量的45%以上,但是我们没有话语权。”

2008、2009、2010年,仅仅铁矿石的涨价,比任何一年,77家钢铁企业的利润都要多。2011年三大矿山公司,巴西、澳大利亚的和力拓这三大矿业公司,他们的利润是520亿美元,是我国全钢铁行业利润的4倍。这三家公司的很多矿山和国内的不一样,我国都是在井下几百米挖出来后还要选,国外是露天的开采,他们的成本也就是20美元、30美元每吨的价格,加上从目前巴西到国内的到岸价不到50美元每吨,卖到100美元每吨。国内的企业被迫赔本也要用这些铁矿石。为什么出现这样的局面呢?

王义芳:“三大矿石商他们的产量占全世界的产量占三分之一还要多。2011年的贸易量占一多半。他们联合起来的话语权比我们国内分散的企业要强势的多,一个是国内77家的钢铁企业又协同不起来。还有和钢铁没有关系的,有进口自治的贸易商在里面参与,所以他们的价格会各个击破。这些年为什么价格在持续的涨,一个是我们国内钢铁集中度,和国外的相比,他们远远大于我们。另一个就是我们希望依赖外矿太多。”

中钢协副秘书长兼首席分析师迟京东:“我非常理解王董事长的心情,虽然我们不是从事钢铁生产,而是从事钢铁研究,到会场看到铁矿石,我对它是又爱又恨。爱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钢铁工业的发展必须要铁矿石,没有进口6亿多的进口铁矿石,中国的经济、中国的城市化,高铁的建设也不可能有这么快的发展,这是它对我们的贡献。狠的就是铁矿石的商家是最大幅度和限度的压榨了钢厂的利润,在他盈利好的时候,一顿铁矿石要赚40、50美元。我们好的时候也就是20、30美元的利润。它之所以这么强势,我们如果理智一点考虑,那也就是尽管中国是最大的买家,但是在市场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你的话语权、讨价还价的能力很弱。”

《对话》主持人:陈伟鸿

主嘉宾:

王义芳 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

对话嘉宾:

上游企业:张文学 五矿矿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下游企业:杨红新 长城汽车材料工程研究院院长

焦中平中国重型汽车集团市场部总经理

钢贸企业:刘亚红 中钢钢铁有限公司总经理(销售)

观察员: 迟京东

中钢协副秘书长兼首席分析师

石洪卫

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徐向春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

云南天车配件

杭州油条机全自动

西安红枫苗木价格

天津皂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