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煤炭行业分析重构煤炭价值链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48:01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煤炭行业分析 重构煤炭价值链

乌海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城市,与1950年代末中国特殊的政治经济有关。

1958年,中国进入“大跃进”时代,全民大炼钢铁,炼钢必须的焦煤需求量飙升。这一年,乌海设矿,开始大规模开采煤炭资源,这里的焦煤是炼钢的上佳原料。

“大跃进”第二年,20岁出头的李贺年从首都下放到乌海。此时的乌海尚是不毛之地——草木稀疏,遍地黄沙。成千上万人聚集到这片荒漠,开始夺煤大会战。此时的乌海,遍地帐篷,唯一的建筑就是矿办公室的小土房。

历经半个世纪,当初的不毛之地成为一片工矿区,又演变为一座城市。

当年的毛头小子李贺年,先后当过矿工、宣传干事,后来成为乌海市政协副主席,现在,他是当地知名的书法家。

在李贺年的职业几经变化的时候,乌海这座城市也在转型。因煤而兴的乌海在资源还未枯竭之前就已开始转型——从工矿城市转变为一座现代城市。

乌海市市长侯凤岐告诉记者,乌海是壮年转型,这要比到了资源枯竭时再转型强。乌海的转型从产业开始,减少原煤外运、发展精细化工,乌海要从煤炭采掘中心,变成一个煤炭资源加工、交易中心。此外,还大力发展新材料、装备制造、葡萄种植等非煤产业。

煤炭企业整合逻辑

1864年,乌海乌达教子沟已经有了私人小煤窑。上世纪50年代末,乌海大规模开发时,设立了乌达和海勃湾两大矿务局。但由于生产条件所限,当时单井产量不到3万吨,还不到现在最低单井产量的1/10,最早产能只有300多万吨,现在已经提高到4750万吨。

乌海的焦煤品质好,适合炼化。过去,这里有一批小炼焦厂,多的时候有一百多家。这种炼焦厂大都是土法炼焦,地上挖个坑,铺上耐火砖,把配好的煤放进去,点着之后外边用泥封住,只留几个火眼,成为馒头窑。当时产生的焦炉煤气不会利用,就这样直接燃烧”。

1995年,乌海成立了煤炭管理局,对800多家小煤窑进行整顿,只剩下300多家,现在则只剩下51处。整顿目的是提高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率,同时满足经济、生态等要求。

这一时期,小炼焦厂也进行了整顿。现在炼焦厂都是100万吨级以上的,比国家标准还高,小炼焦全都关闭了。焦炉煤气被回收利用。目前已有两个回收利用项目落户乌海,并与陕汽重卡生产的天然气动力卡车衔接成上下游产业链。

随着关停并转,乌海的煤炭产业不断升级。2010年,乌海开始煤矿兼并重组,最终目标是形成7个主体,每个主体产能不低于120万吨。

现在,神华集团拥有乌海一半以上的煤炭资源,占据9处煤矿,其余42个分属不同企业。依据乌海市按产业链招商的原则,招来的企业、项目需要与现有产业链相衔接或互补,那些单纯冲着资源来的企业,很难再轻易收购到煤矿。

“随着不断整合,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且这些主体都形成了上下游一体化的产业,从原煤生产一直延伸到洗煤、炼焦、深加工。”郭松涛说。经过二十来年的努力,乌海的煤炭资源整合不能说很完美,但一步步在按循环经济的路走。

延伸产业链的政企共识

除了整合煤炭企业外,乌海也在努力延伸煤炭产业链,从最初的原煤完全外运到就地精深加工。

2012年,乌海产煤3460万吨,调入煤炭1403万吨,外销原煤仅400万吨左右。当然,这也受到煤炭市场不景气因素影响,往年外销原煤平均在1500万吨左右。不过,外销越来越少,调入越来越多成为乌海煤炭流动中一个重要趋势。

在从“煤炭生产”向“深加工和交易”中心转变思路之下,乌海周边的煤炭资源不断向乌海聚集,其中不仅有阿拉善、鄂尔多斯等周边盟市的煤炭流入,还有宁夏、青海、新疆等周边省区的煤炭调来,此外蒙古国调入的煤炭增长速度也非常快,占调入煤炭总量的大头。

根据测算,到“十二五”期末,如果乌海市焦炭产能达到2200万吨、电力总装机容量达到500万千瓦,一批煤化工企业也陆续建成投产,届时年需消耗原煤1亿吨以上,即使地方所产原煤实现全部就地消化都不够,还需要外调煤炭6000万吨左右。

但是,由于乌海的煤炭资源越来越集中于几个大企业手中,它们是否有转型的意愿与动力?

榆林、鄂尔多斯都靠煤炭外销迅速发家,这些地方的煤炭资源大都分散在中小企业主手里,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既然卖煤能挣钱,何必再投钱担风险搞深加工?

而经过多年整顿、重组,神华等大型央企控制了乌海主要的煤炭资源。大企业往往要考虑长远发展,政府也会通过一些产业政策加以引导,比如新建的焦化厂必须上化产项目,回收粗苯、煤焦油、硫磺等。

“我们一直希望来的企业都是高科技的,但现实是很多企业来就是要煤炭,投资者首先相中的就是资源,然后建一些短平快、投资回收期短、科技含量较低的项目。真正留在这里的企业才能考虑建一些高技术含量的项目。”郭松涛表示,这样,政府就要发挥资源配置的杠杆作用。

神华是乌海转型绕不过的话题,由于乌达和海勃湾两大矿务局并入了神华集团,乌海人从内心认为这是乌海本土企业;作为神华集团独立核算的分公司,神华乌海公司也不希望只是作为集团的原料基地,何况还有10万职工及家属,一旦煤炭枯竭,这些人怎么办?因此,减少外运、发展精深加工,成为企业与政府共同的需求。

产业周期的作用

事实上,乌海转型还有大环境变化的刺激与左右。

在经历了21世纪初能源价格飞速攀升之后,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不景气最终反映在能源需求上,随着煤炭需求下滑,价格也快速下跌,这使得能源资源型城市过去一年的日子并不好过。

目前,虽然乌海的非煤产业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达到50.8%,但大部分产业仍然是基于煤炭链条。所幸的是,乌海已经改变了过去以初级产品为主的发展模式,在转型中发展精细化工产业等,所受冲击不像鄂尔多斯那样严重。去年一些南方商人来乌海打算趁机收购煤矿,但发现这里不像其他地方那样容易收购。

在煤炭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焦化厂通过延长结焦期尽量减少损失。焦厂效益不好,洗煤势必受到影响。去年洗精煤价格比2011年降了30%左右,而产量占整个洗选的50%,动力煤价格则降了40%。

在煤炭价格下跌、需求不旺的情况下。去年全市61家洗煤厂,完全停产的有20多家,剩下都是半停产。一半以上地方煤矿停产,煤炭外销量减少大半。

“这可以说是一种警示。”郭松涛告诉记者,这证明了乌海转型的必要性,同时由于财政收入减少,转型压力和难度也加大了。

不过,乌海市长侯凤岐认为,这是一次机遇,要利用“倒逼机制”促进转型升级,乌海要让市场自然淘汰产品滞后、效益偏低等落后产能,变“危机”为促进经济转型、提升产业层次、夯实发展基础、增强发展后劲的契机。

“人不能到了晚年才想起来保健,资源开发也一样,不能到了晚期才开始转型,应该贯穿发展全过程。”侯凤岐对记者说。

吉林吊牌机

杭州超导暖气片价格

海南成都无缝管

湖北热溶胶上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