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化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炭化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准新股上会前夕频现突击入股潮-【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4:14:13 阅读: 来源:炭化炉厂家

“一股上市,众人发财”的一幕在即将上会的公司——浙江金固身上可谓表现得淋漓尽致。商报记者查阅该公司招股说明书(预披露)发现,2009年11月,该公司股东智慧投资、双合投资将所持有的股份以每股2元的价格转让给自身的股东。

据披露,智慧投资2007年8月27日成立,股东有27人,主要为浙江金固管理人员及技术骨干,双合投资成立于2007年8月24日,股东为10人,主要为浙江金固老员工且为实际控制人的亲属。

根据招股书披露,浙江金固共有19名股东存在关联关系,以控股股东孙金国、孙利群夫妇为中心,其子孙锋峰持股1950万股,其女孙曙虹持有900万股,孙锋峰未婚妻王冠也持有15万股。

上述持股仅揭开了庞大家族持股的一角。据公开披露,孙金国的大妹夫孙明华、四妹夫孙兴源、弟弟孙成国、三妹夫娄金祥、二妹孙金凤和堂弟孙国强六人也分别持有37.5万股、34.5万股、33万股、30万股、21万股和7.5万股。

孙利群二弟媳方淑萍、三弟孙彭富、二妹孙华群、大妹夫孙叶飞、大弟孙学富、外甥孙鑫波六人也分别持有37.5万股、37.5万股、37.5万股、34.5万股、30万股和12万股。

在自然人倪永华持有浙江金固85.50万股同时,其堂妹倪楠也持有该公司60万股。

外部投资人也被大举吸纳

浙江金固在大规模吸纳家族人员为股东时,其也在大举引进外部投资人。2007年8月28日,自然人徐永忠以注册资本额1?押1.8对价受让400万股,斥资为720万元,这也是浙江金固引进的首位外部投资人,至于其与浙江金固的关系,该公司仅表示徐永忠是看好公司未来发展的外部投资人。

2009年11月17日,徐永忠分别与李乐祺、丁纪铭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按照每股2元的价格,向自然人李乐祺转让60万股金固股份的股权,转让价款合计120万元;向丁纪铭转让60万股金固股份的股权,转让价款合计120万元。据浙江金固招股说明书(预披露),徐永忠与两位股权受让人均是朋友关系,且后两人同样看好浙江金固未来的发展。

而在上市辅导期内,浙江金固再次大规模引进外部投资人。2009年11月23日,金固股份以每股3.08元的价格引进五名外部投资人,其中四名均是自然人。杨增荣、陈芝浓、丁纪铭和杨富金分别出资831.6万元、616万元、369.6万元和338.8万元认购浙江金固增发股270万股、200万股、120万股和110万股。

由于持股规模不足5%,浙江金固对上述四名自然人信息均无披露。此外,浙大创投以货币形式增资800万股,增资价款合计2464万元。据公开资料,该创投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3日,大股东为上海龙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62.71%,杭州得银企业咨询有限公司、上海励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浙江大学科技园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股20%、15.29%和2%的股权。

至此截至发行前,浙江金固股东共有48名,除了浙江创投一家机构外,其余47名均是自然人,其中包括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亲属、公司高管以及外部投资者等。

自然人股东中不乏神秘人

商报记者查阅发现,浙江金固多达47名的自然人股东中,除了明确表明的实际控制人及其亲属和外部投资人之外,尚有部分神秘自然人股东,而这部分则是夹杂在公司管理人员及技术骨干中。

在浙江金固前十名自然人股东中,除了实际控制人孙金国一家四口和明确引进的徐永忠和杨增荣等五名外部投资者外,持股规模位居第9名的自然人朱建军也赫然持有148.50万股。

商报记者查阅发现,朱建军所持有的股份来源于智慧投资转让所得,然而智慧投资成立时朱建军并未出资,直到2008年10月才通过受让持有智慧投资股份。

据浙江金固招股说明书(预披露),2008年10月25日,经智慧投资股东会决议同意,部分股东将所持股权进行转让,同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其中朱丹和章成和等10人的股权悉数转给自然人朱建军,四人股权转给自然人倪楠、两人转给倪永华,一人转给章俞琴。

转让完成后智慧投资的股东人数由成立时的42人变更为27人。朱建军、倪楠和倪永华三人也由于股权受让从而持有智慧投资的比例跃居前三,分别为25.99%、15.20%和10.70%。

在将所持有浙江金固股权转让给自身股东后,智慧投资于2010年4月27日正式注销。浙江金固招股书中多次描述,智慧投资是发行人管理人员及技术骨干入股的公司,换言之,朱建军也应是浙江金固的员工,然而在前十名自然人股东介绍中却又明确指出,“朱建军未在发行人中担任任何职务”。

那么朱建军与浙江金固有何关系?2008年10月,为何10名自然人将持有的股权悉数转让给朱建军,商报记者在浙江金固招股书(预披露)中找不到只言片语。

不得不提的是,像朱建军这样的神秘股东到底还存在多少?

上市前夕突击入股非个案

在准上市公司中,像浙江金固这般在上市前夕大批引入股东的并不在少数。已成功过会的易世达也在2009年9 月10日大举引进四家创投和42名自然人,其中30名自然人为新增股东,且该公司对这30名新增股东的信息、是否是公司员工以及与公司乃至原股东有无关系等均一字未提。

刚过会的齐峰特纸招股书(预披露)也显示,一位名叫“周淑玲”的自然人股东在2009年8月份突然接手了青岛润生所持有的350万股,受让价格为每股5.714元,占发行前总股本3.17%的股份。

据公开披露,青岛润生以2008年9月增资的成本价,将股权卖给了周淑玲,一年间无任何溢价。而在这一年内齐峰特纸的净利润由2008年的6483万元大增至2009年的11873万元,增长率83.14%,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的每股收益则由0.51元上升到1.05元。

据媒体采访齐峰特纸证券事务代表获知,这位自然人周淑玲正是另一股东福源投资介绍给齐峰特纸的,是作为“战略投资者”进来的,虽然公司称周淑玲和福源投资没有关联,但能在上市前夕被介绍进来仍让市场疑惑不已。

更玄乎的是,在公安系统的公民身份信息数据库里,身份证号码前十四位为12010419650106的,没有名叫周淑玲的人士。

7月28日上市的易联众(300096)(300096)第三大股东杨靖,两年前还是一家券商营业部的职员,但却持有该公司400万股,以昨日收盘价计身家已过亿。据披露,杨靖持有的股份是2009年2月份从一名叫张华芳手中受让,双方约定的价格仅有1080万元。

跻身创业板首批名单的立思辰(300010)(300010)大半年后也曝出“神秘股东”。 2007年9月,立思辰增资扩股引进12名自然人股东,其中邓晓出资390万元,每股成本3.75元,成为公司上市前最后一批现金增资者之一。

立思辰招股书称,上述增资针对部分高管和业务骨干,目的是吸引和激励人才。但据媒体调查发现,邓晓非但不是立思辰员工,且竟是公司网下发行见证律所——北京通商律师事务所的一名普通律师,且家境比较一般,父母均已去世,自己也尚未成家。

邓晓上述背景与其7000多万元的持股市值相去甚远。更出乎业内预料的是,该女子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竟然是立思辰IPO网下发行的见证律所,其执业的独立性和公正性遭遇挑战。

Pre-IPO投资非散户能及

类似上市前夕突击入股的案例可谓举不胜举。“由于尚未有明确的法规对上市前入股作出明确规定,未来在拟上市的创业板和中小板中,这种突击入股的现象仍将持续下去。”一位市场分析人士对商报记者表示。

虽然上述公司是否涉嫌PE腐败,在权威部门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之前,市场还不能贸然下结论,“这是因为PE腐败存在较大的隐蔽性,即便是IPO中介机构调查起来尚有一定的难度,更何况部分中介机构和发行人一起参与PE腐败。”上述分析人士称。

业内分析人士告诉商报记者,退一步讲,PE腐败也仅针对IPO相关中介机构,发行人实际控制人的亲属和朋友等在上市前夕突击入股尚无相关规定,“即便明知上市前入股价格有失公允,但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又有什么办法呢?”

Pre-IPO投资并非普通散户投资者能涉足已是不争的事实。“我做梦都在想,哪天我也能在某家公司上市前夜突击入股,然后赚它个盆满钵满。”已在资本市场跌打滚爬了十余年的李先生对商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羡慕之情。

当市场一窝蜂认为“资本市场就是造富的工厂”时,试问还有谁有耐心把实业做下去?这也就难怪相当一部分企业在成立之初就抱着“上市圈钱”的目的。

分公司注册嘉定0元精品公司执照扶持政策

剧院喷涂棉

石家庄等离子焊机电话

高价求购魅族pro7手机原装电池

混凝土再浇剂

甲烷气体检测仪